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春江花月_ 第47章 第 47 章

时间:2021-02-22 18:3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蓬莱客小说春江花月 第47章 第 47 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高桓经过萧永嘉的身边, 被她伸手,给拦下了。

    “六郎, 你阿姊身子还没好全,还在歇着。这事我知道了,我会转告她的。”

    萧永嘉微笑着道。

    高桓觑了眼萧永嘉,迟疑了下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吧。不早了, 你既来了,用了饭再走吧。我叫厨娘做几道你爱吃的菜。”

    她看起来甚是慈眉和目,说完, 转身便去唤人。

    高桓对这个伯母一直生不出亲近之感。

    他人虽直了些,心眼也无,却也不蠢, 瞧了出来,她对自己带来的这个消息,并无多少高兴。

    先前因是乍得知消息,太过激动, 忍不住就又跑来找阿姊, 这会儿被萧永嘉泼了这么一头的凉水,想起这中间的弯弯绕绕, 也是心知肚明, 不禁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。知大伯母在,自己也是见不着阿姊的, 哪里还会真留下吃饭, 赶忙道谢, 推辞说另有事,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萧永嘉也不挽留,叫人送他离岛,目送他背影消失,方转身入内。

    洛神回了屋,便叫人收拾东西,至晚间,和母亲一道用饭,问及明日何时动身,萧永嘉却道:“阿娘想了下,城里天气不好,你身子还弱,不如暂时还是先留这里,等过些时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洛神听她突然改口了,看过去,见她含笑望着自己,神色很是温柔,心中虽疑,因知道她脾气,也没再多问。饭毕,只叫琼树去打听下白天岛上是否来过人。琼树回来,说六郎君来过,只是刚来,人都未进,和长公主不过说了几句话便走了。

    琼树带来的消息很是简单,但于洛神而言,却很是值得推敲。

    她知高桓,特意跑来这里寻自己,十有**,必是和李穆有关,如何还按捺的住,立刻便去寻母亲。

    萧永嘉在房里,已拆下头发,对镜独坐,一头青丝,如瀑般垂落在后背,背影一动不动,似在出神地想着什么,听到女儿进来的脚步声,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阿娘,阿弟今日来过了。是不是有了李穆的消息?”

    洛神径直问她。

    萧永嘉一怔,微微蹙眉,起身道:“哪个如此多嘴”

    “阿娘!阿弟都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洛神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萧永嘉顿了一顿。

    “李穆打了胜仗,不日便归京了。”

    她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洛神定住了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心中的担忧、隐隐的牵挂,以及今日噩梦过后的那种心惊肉跳之感,就在这一刻,随了萧永嘉的这一句话,突然间烟消云散,心情顿时变得轻松无比。

    他打赢了这场原本必败无疑的战事,胜利归来,卢氏和阿停想必很快就能得知这个好消息了。

    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阿弥,他虽打了个胜仗,只是那又如何!你想想,他当初是如何拆坏了你的婚事!我是不会再让他见你的”

    萧永嘉心下余怒未消,口中说着,却发现女儿似乎不在听自己说话,眸光闪动,唇角似乎微微上翘,魂游太虚似的。

    “阿弥!我在和你说话!你听到了没?”

    洛神啊了一声,回过了神,朝母亲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阿娘,我无事了,我回房了。你也早些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便去了。

    好些时日了,萧永嘉没在女儿的脸上看到她露出如此的神色了。

    她望着女儿轻盈离去的身影,立在原地,微微发呆。

    洛神这一夜睡得很好。第二天睡足了醒来,又听琼树说,也不知道出了何事,紫云观里的人,昨晚连夜,全都被长公主下令给赶走了,一个也不留。

    洛神的心情,愈发轻松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可以断定,昨日那事,必是那个老虔婆自作聪明以为自己母亲长久寂寞,才安排了那样一出。

    母亲的反应,令洛神彻底松了口气,心底里,既庆幸,又感激。

    母亲虽然脾性古怪了些,做事有时连自己也很是不喜,但在这种事情上,完全配得上她高贵的身份。

    朱霁月之流,虽也名为贵女王妃,所行之事,才是真的叫人瞧不起。

    既然李穆已经无事了,母亲又执意不肯让自己回,也不必为了这个再和她另起不快。

    往后到底如何,一切,等李穆回来了再说也是不迟。

    洛神自此便安心留了下来,每日里读书写字,闷了去江畔走走,眺望江景,或是投喂江鹭,日子过得很是平静,一转眼,离岁暮也没几日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,整个建康城的民众,都放下了家中原本忙碌着的除旧迎新之事,争相来到街上。

    那条从城池东门一直通往皇宫的路,从头到尾,两旁更是挤满了人。

    站在城门向下望去,长长一条街上,乌鸦鸦一片,全是攒动的人头。

    李穆以区区六千人,大败袁节,不但助巴国复国,令巴人感恩戴德,还替大虞夺回了北方的梁州,这一消息,早已不胫而走,传遍大江南北。

    在江南民众绘声绘色的描述里,不过一夕之间,李穆便成了战神的传奇,南朝人的骄傲。

    都说今日他将抵京。皇帝为彰显对他的嘉奖,不但破格允许他骑马入城,还允他带着原宿卫营的将士一道入城,接受来自沿途民众的迎入。

    日头渐渐升高。巳时许,城外那条驿道之上,由远及近,渐渐行来了一支人马,待近了些,奉命来此相迎的冯卫,在城头看到最前几面迎风招展的将旗之下,骑马行来一人,正是李穆,急忙下了城门,亲自迎上。

    一番寒暄,冯卫代皇帝传达了慰恩,随即笑容满面地引着一行人入城,去往台城。

    李穆领着身后军容整齐的士兵,入了建康。

    民众看见一个目光炯炯的青年将军高坐于马背,着凛威战甲,英姿过人,身后的士兵,步伐整齐,盔甲鲜亮,肩上矛槊的锋芒,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有光,端的是军容威武,抖擞无比,情不自禁,发出阵阵的欢呼之声。

    李协统领宿卫营多年,这回稀里糊涂被派去打这种仗,原本以为必死无疑,万万没有想到,最后不但活了下来,竟还能载誉而归。

    这样的荣耀和待遇,简直是他此前做梦也不曾想到过的。

    他情不自禁,将目光投向前头那个马背上的背影,目光里充满了崇敬,昂首挺胸,领着自己身后的士兵,阔步入城。

    队伍在一路的欢呼声中,抵达了台城。

    李穆下马,入大司马门,最后来到了建康宫,迈上丹陛,走向当今皇帝御天下,议国事的那座金銮殿。

    兴平帝着天子冠冕,端坐上位,两旁分列文武大臣。

    他的双目发亮,颧骨透出一缕病态般的不正常红色,目光透过冠前垂落的冕旒,紧紧地望着李穆入殿。

    大殿里站满了人,却静悄悄不闻半点声响,只有李穆领着李协等人入内,迈步之时发出的脚步之声。

    他的步伐声清晰而稳健。

    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,他神色平静,双目望着前方,行到了御座之前,向皇帝行叩见之礼。

    兴平帝已经很久没像今日这般心情舒畅了,大笑命他平身,问了些战事的情况,道:“巴王对我大虞感恩戴德,不日朕便派人送他归国,还为民王。卿劳苦功高,当得厚封。朕即刻擢你为卫将军,金章紫绶,开府从公。余者协功之人,朕亦一一有赏!”

    皇帝话音落下,殿内起了一阵低声议论之声。

    本朝武官,以大司马为尊,其次是大将军、车骑将军、骠骑将军,再下,便是卫将军了。

    大司马一职,这些年皇帝未设,一直空置,高允有大将军之衔,其余车骑、骠骑数位,皆出身名门。

    而李穆,在此前,不过只是虎贲中郎将,在杂号诸多的将军头衔里,丝毫不见显眼。

    他这一仗,打得是满朝皆惊,人人眼珠子掉了一地,捡都捡不回来。

    若不是战报白纸黑字,简直难以相信,以区区六千人,竟叫他做到了这样的战绩,说是本朝百年来的第一人,丝毫没有过誉。如今归来,以军功获赏,自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但没有想到,皇帝竟直接跳过了四征、四镇、前后左右将军的职位,一下子擢他成了卫将军,开府从公。

    所谓开府从公,就是从今往后,他可以建立自己的府署,并自选僚属,参与公事。

    一个寒门出身的武将,才不过二十多岁,竟就获得了这样的机会,这不仅仅只是荣耀,意味着什么,站在这里的人,每一个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嗡嗡不绝的议论声里,许泌和陆光的神色极是难看。

    高峤望着就站在自己前方几步之外的李穆,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李穆却仿佛置身事外,分毫没有留意周遭和身后那各色的目光和反应,只向皇帝下跪,恭声说道:“谢陛下隆恩。” 网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